墨影声

他们

第三者视角。叙述者是和双子走得比较近的格林芬顿同级生。


也许可能或者,这是个迟到的生贺。于是开始瞎写。


 

  我认识两个几乎一摸一样的人,霍格沃兹鼎鼎有名的捣蛋鬼。

  一年级的时候我们是坐小船过湖,稀里糊涂之下被挤上船的我好不容易缓过神,同船的三个人已经自我介绍开了。其中两个是双胞胎,一个叫弗雷德一个叫乔治,两人看起来很爱开玩笑。分院的时候教授念的弗雷德,下来的时候他们的哥道“做的不错弗雷德”。然而刚从台上下来、本应是乔治的那位,对他的孪生兄弟说“嘿乔治分院帽认出我们来”。所以为什么你两分院都要换着玩?

  二年级时的魁地奇选拔赛,两人都参加也都选上了,他们第一次训练时李拉上我去看。他们真的十分默契,把游走球耍的服服帖帖的同时还不忘一边互相扯话题,直到他们队长吼了句他们才安分点。

  三年级的时候我们可以去霍格莫德,不知是谁的提议,那年的四月一日我们在猪头酒吧给两位庆生。虽然老酒保想把我们打死但我们玩得挺开心。一开始的气氛还是挺严肃的,李还一本正经的说“今天是一个重要的日子,霍格沃兹最伟大的恶作剧大师—韦斯莱双子的生日。”。然后气氛就变了,弗雷德和乔治开始边道谢边讲笑话,而我们再给两人道生日快乐的同时一边把奶油糊他俩脸上。最后……啊孪生兄弟俩的袍子还能再抢救一下。

  四年级的某一天我们在公共休息室里扎堆写作业,写的大家都快疯的时候,安吉丽娜提议玩真心话大冒险。轮到弗雷德的时候他选了大冒险,内容是向一个人告白。弗雷德闭眼做了个鬼脸道“噢也许我应该告诉斯内普我有多爱他”,在大家笑着起哄时弗雷德转过他孪生兄弟的脸说“乔治我爱你”,那深情款款的样子仿佛他们真的在谈恋爱。而乔治也十分配合的回了句“我也一样弗雷德,不如我们殉情吧”,而后两人又笑着倒在一块,同时也得到一阵哄堂大笑。

  五年级为了准备O.W.Ls考试几乎每个人都忙得焦头烂额,当然这并不包括韦斯莱双子。圣诞节我没有回家,看到寄生槲下的一对对情侣我选择到图书馆读本书静静。在二楼楼梯上我看到楼下走廊的角落里有一束寄生槲,寄生槲下两个红色头发的身影靠的很近。

  六年级的时候正碰上三强争霸赛。圣诞舞会时没过一会我就跑到天文塔吹风,舞会大概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我看见弗雷德拉着乔治跑到天文塔最空旷的地方,一边喘气还不忘一边互侃“弗雷德你丢下安吉丽娜跑出来可非常不绅士哦”“你不也丢下舞伴跑了吗乔吉”。再然后这两位 放着舞会不参加的同志在月光下跳起了舞,快节奏的舞步加上他们眼里映着的星光,看起来帅气又凌厉。

  七年级时他们逃离霍格沃兹的举动已然成了传奇。两人骑在扫帚上时依旧带着不羁的笑,和一年级入学时我所看到的一样。

  后来我也去了好几次他们的笑话商店。两人热情洋溢的招呼顾客,同时调侃调侃熟人,或偶尔默契的相视一笑,很是快活。

  再后来战争爆发。再见到他们时,少了一只耳朵的乔治正跪在他孪生哥哥身边痛哭。

  战后一星期,我和李还有安吉丽娜在圣戈芒看见了刚醒不久的弗雷德和憔悴了不少的乔治。

  战后一个月,韦斯莱笑话商店的两位老板又重新站在人气火爆的店里谈笑风生。

  现在,霍格沃兹的纪念舞会上,霍格沃兹最有名的两位捣蛋鬼正在大厅里跳舞,一如六年级天文塔上的情景,他们手上相同的戒指正闪闪发亮。